• 筆趣閣讀書 > 都市小說 > 小可憐(快穿) > 正文 139.下堂棄婦22
        最快更新小可憐(快穿)最新章節!

        過了年, 寶福就大了一歲。

        四歲的孩子也到了啟蒙的時候, 大將軍做主, 讓寶福跟著賀家子侄一起進學。

        將軍府里請來了京城赫赫有名的弨娘子,沾親帶故的貴族世家經常遞了帖子來,上門讓瑟瑟看診。

        如此一來倒是擾亂了賀家的正常, 瑟瑟與賀牽風商量過后,決定回去醫館。

        長公主怎么也不愿意把到嘴的兒媳婦放走, 與她你來我往爭辯了一番,最終還是瑟瑟無奈讓了步,決定住在府中,每日卯時末去醫館, 下午酉時末回府。

        剛開春,弨氏醫館已經門庭若市,家家有個什么病痛,總愛來請瑟瑟。

        瑟瑟無論大病小痛都一視同仁,從不因為貴族的預訂而忽略平民。醫館開了沒幾個月, 弨娘子的身份在京中已經令人趨之若鶩。

        只再忙, 瑟瑟還有兩個頭號病人。

        將軍府的老夫人喝了半年的藥膳, 身體改善了不少, 出門做客令人一看就看得出她精神頭不錯。

        而賀牽風在外,還是坐著他的輪椅,表面上看起來與過去一樣。

        只瑟瑟知道, 賀牽風故意耍人呢。

        他早就能撂開輪椅了, 卻不知道哪里來的心思, 沉住氣一直坐著輪椅,任由誰看了都想不到他如今已經能獨立行走一如未中毒之前。

        賀牽風也在忙。他開了春后,一面忙著揪出當年給他下毒之人,一面忙著和瑟瑟親近,還要重新布置院子,打掃房間。

        瑟瑟如今已經順其自然了。

        反正賀牽風這個人,有趣。

        將軍府的人,也有趣。

        如今她沒有多少需要做的事情,且先如此。

        春滿枝頭的時候,瑟瑟去布坊買布料,給寶福做新衣。

        寶福的生辰快到了,長大一歲的孩子身體長得也快,瑟瑟要多預備著。

        西街的布坊一家挨著一家,瑟瑟帶著個小丫頭從第一家進去,一路走走選選。

        賀家的小廝跟了兩個,幫忙拿東西也是一個保護。

        兩個小廝跟著幾家,一晃眼發現瑟瑟不見了。

        那個小丫頭也左右在找著主人,提著裙抱著布匹四處喊。

        “娘子?娘子您在那兒?”

        小廝忙上去。

        “姐姐,娘子何處去了?”

        小丫頭急得額頭出汗。

        “我與娘子在挑布呢,店家帶了娘子去看新到的,令我去抱一匹剛選的來。只一眨眼我找人就找不見了!”

        小丫頭沒有經歷過這,只當做是走散了。

        “娘子會不會是去了別家?我們先沿著幾家找一找吧。”小丫頭提議。

        兩個小廝一聽,對視了一眼。

        他們是將軍府出來的,與在鄉野長大的小丫頭不同,多少知道一些京中勢力錯綜復雜的背后。

        娘子不可能是忽然不見掉的。她素來是個穩妥的人,就算臨時有什么事也會先交代妥當,不至于讓手下人焦急。

        且那小丫頭口中的話,一聽就覺出了一點不對。

        像極了她被故意指示開,有人趁機擄走了娘子!

        瑟瑟在京中遠無仇近無怨,又是個大夫,廣結善緣。不可能是有人沖著她來的。

        那么這其中若是有什么,定然是沖著鎮國大將軍府來的!

        小廝反應很快,讓小丫頭先去幾家店里找人,他們倆一個沖進瑟瑟消失的鋪子,一個立即去解了馬車的馬,打馬飛速返回賀家。

        瑟瑟的確是不見了。

        并不是臨時消失,而是被人有預謀的綁走的。

        鎮國大將軍府連著金吾衛與順天府幾乎是在最短時間內查封了整條西街,來往人一概嚴查,所有地下通道都挖掘了出來。

        在最短的時間內,賀家率領人做到了最快的搜捕。

        也許對方沒有想到瑟瑟身邊的人反應這么快,留下了一些痕跡。

        賀牽風搖著輪椅,手指捏著一根朱釵,面色陰沉。

        那是瑟瑟發間的發釵,他每日都對著,這根釵上有幾顆珍珠,他都數的清清楚楚。

        而現在這根朱釵落在了一個窄巷的拐角處。

        釵上纏著幾根發絲。

        這不是隨意掉落的,許是掙扎中,摔落的。

        “查……”賀牽風氣息不穩,眸色暗沉,“給我——追查到底!”

        他捏著朱釵,滿臉山雨欲來的震怒。

        鎮國將軍府的動作很快就讓有心人看在眼中。

        不多時,京中達官貴人都知道,那個醫術了得的弨氏醫館的弨娘子被人虜了去。

        外面給將軍府想法子支招的,借人來幫忙的,熱熱鬧鬧。

        瑟瑟卻蜷縮在一個小房子里,扶著額慢吞吞睜開眼。

        她腳上綁著一圈繩子,拴在不遠處的房柱上。

        這是一個狹小的雜間。地上鋪著一層草墊,除此之外別無一物。

        門上拴著幾圈鐵鏈,外面有兩個人站崗,倒影投在格子窗上,魁梧的身影好似在告訴里面被困著的瑟瑟,別心生他念。

        瑟瑟垂著眸,轉了轉自己的手腕。

        她是在布坊時發現有所不對。只她尚未來得及通知小丫頭,就被人一把用滿是迷藥的帕子捂了嘴。

        瑟瑟如他們所想昏迷了過去。

        起初是一個人背著瑟瑟跑,而后是被裹了一層席子,塞進了一輛馬車中。馬車一路從西街出來,沿著中路的右側一路疾馳,勻速跑了有半盞茶的時間,瑟瑟從馬車被轉移到一頂轎子里。

        抬著轎子的四個轎夫呼吸與步伐一致,都是常年配合的老手。落步輕盈速度極快。從下馬車的地方抬著轎子沿東路走,一刻鐘后左拐了一個巷子,共走了七百二十六步,繼續左拐。

        瑟瑟閉著眼,曲著手指慢慢在空中敲擊,算著那幾個人的步伐,呼吸,時間,方向。

        轎子在兩刻鐘后抵達了一個地下通道。

        瑟瑟從轎子里被轉移到了一個板子車上,嘎吱的聲音響了一刻鐘。昏暗的地下通道左拐兩次,向東走了六十起步,選了右邊的小道,又走了八十九步,一扇門被打開。

        瑟瑟是被幾個婆子抬到這個房間里來的。

        她們低語了兩句,隱約讓瑟瑟聽見了一個王爺的名字。

        這會兒,她被鎖在這里,除了門外兩個看守的,并無他人。

        瑟瑟揉了揉額頭,把剛剛來的一路路線在心中凌空勾勒了一遍,對照著京城的歸版一一對應,心中對這里在何處已經有了底。

        皇帝的第五子,兩年前被封做郅王,出宮開府。

        郅王此人與賀牽風關系不錯。少年時也曾一起打馬出游,一起奔赴戰場。在賀牽風出事之后,想方設法找杏林好手前來醫治賀牽風。

        所有人都覺著,郅王與賀牽風表兄弟倆關系親密,鎮國大將軍府也好,長公主也好,絕對都是親郅王的。以后在立儲一事上,給郅王的助力不會小。

        而賀牽風出事,郅王也是受到打擊的那種。

        他的身后勢力算是被迫削弱。

        瑟瑟側倚著墻,目光幽幽投在窗扇上那兩個看守著她的身影上。

        從這一系列的動作中不難看出來,這個素日里爽朗又單純的郅王,是個心思極其深,細膩的人物。

        難怪能騙過賀牽風,害的他中毒三年都找不到兇手。

        瑟瑟揚了揚嘴角。

        這樣的人物不惜暴露自己,就為了虜她一個大夫來?

        真是有趣。

        表兄弟倆,一個把對方當好兄弟,一個把對方視若仇敵,甚至連一絲治愈對方的希望都不肯給留。

        郅王啊……

        瑟瑟等了沒兩個時辰。

        噴在手絹上的迷藥的分量大約只能管這么久。對方許是掐著時間點,不疾不徐敲了敲門。

        門是被鐵鏈鎖著的,這番惺惺作態也不知道是在表演給誰看。

        瑟瑟象征性坐直了一點,捋平了裙擺。

        “請進。”

        得到了瑟瑟的準許,外面的人打開了門。

        進來的人果不其然,就是郅王。

        郅王與賀牽風年歲相仿,與賀牽風的大氣渾然相比,他身上多了一種卷氣息。

        這種感覺在別的人身上是舒服的,在郅王身上,就顯得有些違和了。

        他一進來就揚著笑,溫聲細語道:“弨娘子好?可是受了驚,底下人做事不周到,慢待弨娘子了。”

        瑟瑟眸光一閃。

        “公子請我來看診的?”

        郅王想說的話還未說出口,被瑟瑟的話半路打斷,他一愣,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愉悅地笑了。

        “自然。”

        “不瞞弨娘子,我家與賀家有些舊仇,若是我登門問診,怕賀家阻攔,沒得白白耽誤了我。故此冒犯了弨娘子,還請娘子見諒。”

        瑟瑟抬了抬下巴。

        “公子請坐過來,伸出手來。我觀公子氣虛不足,似有內癥。”

        郅王一愣。

        他的身體的確有那么一些不足。這弨娘子當真是個醫術了得之人,只一個照面就能看出他的不足之癥來!

        他眼底劃過一絲幽光。

        越是如此,他就越不能讓瑟瑟回去了!

        先穩著瑟瑟這個大夫,給他看診也好。

        郅王立即露出了一個靦腆的笑容來。

        “弨娘子果然好醫術,在下的確有些不太妥當,勞煩弨娘子了。”

        他對外使了個眼色。

        進來了幾個婆子手腳麻利把瑟瑟腳上的布條解開,又在瑟瑟面前擺了一張小幾。

        郅王慢條斯理坐下去,挽了袖子伸給瑟瑟。

        瑟瑟似乎全然不覺著被人綁架著來甚至是被強迫關起來,這種狀態下的問診有何不對。

        她伸手搭在郅王的脈搏上,又看了看郅王的手指,伸手攥著郅王下巴看了他舌苔與眼底。認真的模樣,一如她在醫館時給任何病人看診時。

        郅王不知道是該說瑟瑟是個心大之人,還是該說她眼中除了醫術別無其他。

        “聽聞弨娘子在醫治賀牽風?弨娘子與他關系不錯,許是要準備成婚了?”

        郅王試探著問。

        瑟瑟伸手在郅王的后頸處捏了捏,一觸即放,絲毫沒有把郅王身側兩個提著刀的人警惕的模樣放在眼中。

        “不過是病人,公子想多了。”

        瑟瑟的語調平平:“任何在我手中看診的人只有一個身份,那就是病人。”

        郅王從瑟瑟身上看不見一點對賀牽風的不同之處。

        或者說,他從瑟瑟身上看不見一點情緒。

        好像她心中只有給病患看病一件事。

        或許,他真的用錯了法子?

        郅王忍不住懊悔自己把瑟瑟和賀牽風的感情想得太深了,下手的時候沒有給自己留后路。

        不過這樣一來,他也可以換一種法子進行下面的。

        畢竟瑟瑟并不是把賀牽風當做自己的未婚夫的話,那么他接下來怎么利誘都能有用武之地了。

        “弨娘子,你家中還有一個孩子,聽聞剛四歲,年紀還小。”

        郅王帶著一臉溫和。

        瑟瑟垂眸,慢慢揚起了一個淺笑:“王爺說話之前,要考慮清楚。”

        郅王一愣。

        而他身側幾個侍衛更是直接拔出了刀,警惕對著瑟瑟。

        “你……”郅王腦中一片混亂,“你知道本王的身份?”

        瑟瑟慢條斯理順了順自己的袖擺,抬眸對上郅王詫異的視線,似笑非笑:“郅王殿下,你怎么敢把手伸給我。”

        她輕嘆中,帶著一種無奈。

        “你連我會什么不會什么都不知道,坐在我跟前,任由我的手碰觸你,你這是把你的命親自捧給我讓我處理呢。”

        郅王驚了一跳,站起來倉皇退后兩步,雙手在自己身上摸了摸,眸中閃過懷疑。

        “你做了什么?!”

        “沒什么,不過是給你下了一點毒罷了。”

        瑟瑟身邊幾把刀對著她,她卻揚著笑臉,淡然自若:“就是你三年前給賀牽風下的那種毒。當然,我改進過,比之前你接觸過的那種毒性更霸道一些。”

        “你!”郅王簡直不敢相信。他咬緊牙關,一時之間被難住了。

        瑟瑟的醫術如何他多少知道一些。可她懂毒這個他從來不知道!更不知道她能徒手下毒!

        這種事情太匪夷所思了!

        郅王不敢相信,又不敢賭,飛速派人去招來幾個養在府中的大夫。

        事情陷入了僵局。

        瑟瑟坐在那兒敲了敲小幾,提醒道:“勞煩上一碗乳茶來。”

        “弨瑟瑟!你現在是在本王的手里!你還該指使本王?!”

        郅王怨毒地瞪著瑟瑟。

        瑟瑟笑瞇瞇提醒:“你的胸口疼么?”

        郅王大驚,反手捂著自己胸口。

        瑟瑟沒有說的時候,他還沒有感覺。可瑟瑟的話音剛落,他的胸口就像是被什么蟲子咬似的,又癢又痛。

        幾個侍衛扶著郅王都沒有把他扶起來。

        郅王胸口痛,從胸口痛著痛到了全身,就像是身上爬滿了幾萬只蟲子一起撕咬著他。

        “疼了?”瑟瑟好整以暇,“哎呀,反應的真快,動了壞心思吧。”

        郅王連粗氣都喘不過來,臉憋氣漲得通紅,捏著喉嚨拼命想要喘氣。

        幾個侍衛嚇到了,其中一個直接拔刀朝瑟瑟劈頭砍來!

        “毒婦!居然敢害王爺!”

        瑟瑟沒有躲,而是笑瞇瞇提醒:“蠱這個東西呢,誰傷我分毫,全部都會回報給王爺您的哦。”

        蠱?!

        郅王瞳孔一縮,他急忙呵斥:“還不快退下!”

        那侍衛也聽出來了問題。

        蠱啊!

        他們王爺身上被下了蠱!那可得了!

        那侍衛大力抽回了刀,險些砍到了自己。

        “你從哪里來的蠱?!”郅王氣得都要吐血了!

        他要是早知道弨瑟瑟是個危險的女人,他哪里敢靠近!直接一刀斬殺了去,不至于讓自己陷入這種窘境。

        瑟瑟一臉無辜:“我為醫者,醫毒本就不分家。有些稀古怪的毒令人喜愛,隨身帶一些并不是什么怪的事,不是么。”

        不是個屁啊!

        郅王急紅了眼。

        他身上被瑟瑟下了蠱,疼不疼死不死全靠瑟瑟說了算,主權全然在瑟瑟的手中,他現在想要做什么都是無用的!

        可氣!可氣!當真可氣!

        郅王快氣死了,瑟瑟只淡淡敲了敲桌。

        “一碗乳茶,一疊梅子蘇,再準備一份杏花糕來。”

        婆子和侍衛可不敢有半分懈怠。自己王爺的命還在瑟瑟手里攥著呢!沒看見郅王疼得蜷縮在地上,敢怒不敢言么!

        底下人慌亂了一陣,送來了瑟瑟想要的餐點。

        瑟瑟只看了一眼,就嗤笑。

        “給我下毒,你們是不是太小巧我了些。”

        瑟瑟說著,原本疼痛已經平復下來的郅王瞳孔一縮,疼得捂著胸口滿地打滾,聲聲喊著疼,疼得都快背過氣去了。

        底下人一看,嚇得魂都沒了。

        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瑟瑟居然只看一眼就能發現飯菜中的問題,做下這件事的侍衛當即跪下來砰砰磕頭。

        “弨娘子!小的知錯了,小的給您磕頭,求求弨娘子快收手吧!我家王爺無辜啊!”

        “無辜?”瑟瑟瞥了一眼疼得翻白眼的郅王,若有所思,“他好像不太無辜啊。最無辜的,不是賀家大公子賀牽風么。”

        這會兒瑟瑟說什么是什么,那侍衛立即道:“是是是!賀小將軍才是最無辜的!請弨娘子高抬貴手,放我家王爺一命!”

        瑟瑟一手托腮,慢條斯理道:“郅王殿下,您覺著呢?”

        郅王已經疼得差點忘了自己還活著。

        短短半個時辰,他疼得死去活來,幾次在死亡的邊緣走一遭,渾身汗濕了無力躺在地上。聽到瑟瑟的話,他有些想哭。

        不是說,就是一個醫術高明的鄉野村婦么?為什么到了他跟前就是個渾身危險的毒辣兇婦!

        信息不對等,要了命了……

        郅王痛苦呻|吟了聲。

        中了毒,被下了蠱,自己的小命攥在瑟瑟手里,他還有什么說話的余地呢。

        郅王出生以來第一次自暴自棄到哽咽。

        “小王……都聽弨娘子的。”

        瑟瑟笑眼彎彎,語氣溫和:“這就對了嘛。”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bzed.tw
    安徽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