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讀書 > 都市小說 > 千金重生:心機總裁套路深 > 正文 第674章 愛之錯(20)
        最快更新千金重生:心機總裁套路深最新章節!

        她被打了。

        她聽到牧華榮的吼聲,“蘇美寧,你干什么?”

        “……”

        應詠希一怔,終于看清來人。

        是一臉憤怒的蘇美寧。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是不是不管如何,她都逃不出牧家的魔咒。

        她往后退了一步,退出強光中,一轉眸,就看到不遠處停著的車,路燈下,那車的車牌她十分熟悉。

        原來,又是牧華弘把蘇美寧招來的么?

        到現在,他還不放過她。

        應詠希站在那里,絕望至極,為什么到現在了,她還是能被他傷到心痛。

        ……

        牧華弘從車上下來,不顧一切沖過去時,應詠希已經被帶上車,一行人離開。

        牧華弘站在原地,心竟是前所未有的慌亂,哪怕是應詠希知道真相的時候,他都沒有這么慌過。

        他奔回車上,一個電話打給心腹,“林剛,你馬上查一下我父親的行蹤,我不管你用什么辦法,一定要阻止應詠希到他面前!聽到沒有?”

        他習慣了什么事都掌握在自己手里,包括應詠希。

        可一切捅到老爺子那里就不一樣了。

        “……”

        “我告訴你,林剛,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拿你的命來償!”

        牧華弘歇斯底里地吼道,一拳狠狠打在車上。

        不能讓蘇美寧把人帶到老爺子面前,要是這樣,她只有死路一條。

        一定要阻止。

        他想不到的是,應詠希看到他的車牌號,心有多疼。

        她終究還是被帶到了牧家最權威的人——牧子良的面前,他無力阻止。

        事情越鬧越大。

        天漸漸亮了,牧華弘從外面匆匆趕回牧家,身上的衣服都未來得及換,他一腳邁進金碧輝煌的大廳,只見大廳里站了許多人。

        巴掌聲在大廳里格外清晰響亮。

        蘇美寧的辱罵聲不斷傳來。

        伴隨著牧闌激烈的反對聲。

        “……”

        牧華弘的身形一僵,沉沉地閉上眼。

        終于還是到這一步了。

        曾幾何時,他盼著這一天,盼著兩個哥哥倒在他的計謀之下,可現在……

        他一步一步走進去,傭人們連忙讓開路,牧子良坐在沙發正中央,鐵青著一張臉,臉色難看到極點。

        牧華康和連蔓坐在一旁,連蔓一貫溫和的臉上此刻有著看好戲的神彩。

        牧華榮坐在他們對面,皺著眉頭擔憂地看向站在中間的人。

        應詠希面無表情地站在那里,一側的臉被打得微腫,唇角沾著血,她挺直著脊梁,任由所有人各色的眼光落在她的身上。從昨晚半夜到現在,從蘇美寧對著她破口大罵到現在牧家人全齊,她都沒有將他的秘密說出一個字,就這么直挺挺地站著,一雙眼睛沒有焦距地看著地面,好像這里發生

        的一切都與她無關。

        牧華榮開始有些后悔,后悔讓她陷入這個局面。

        “蘇美寧!你夠了,詠希是我的人,你別再左一句狐貍精、右一句婊、子的說話!你好歹也是出身名門,說話這么難聽!”

        牧闌站在那里,氣得跳起來,一把推開蘇美寧。

        “牧闌,我是你嫂子,你幫誰呢你?”蘇美寧痛恨地瞪向牧闌,“你是不是就想讓個狐貍精擾得我們大房不得安寧你才高興?”

        牧闌伸出雙手擋在應詠希的身側,“明明是大哥有色心,關詠希什么事?你自己駕馭不了男人,就找詠希的麻煩?你哪來的臉啊!”

        她答應過大哥,不管怎么樣,都得守著秘密,確保羨楓有個好的未來。

        她只能忍著。

        蘇美寧見她這么護著應詠希,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我差點忘了,這狐貍精是你帶進來的,牧闌你到底什么居心?”

        說完,不等牧闌反駁,蘇美寧就哭著撲跪到牧子良的面前,“父親,您得替我作主?羨楓才多大,我們大房就鬧成這樣,這日子我還怎么過下去啊?”

        “我們房的事我們解決,你吵到父親這邊干什么?”

        牧華榮冷著臉看向蘇美寧。

        “要不是你……”

        “都說夠了沒有?”

        牧子良一聲厲喝。

        牧華榮垂眸,蘇美寧跪在地上不敢再動,牧闌也不說話了,但人還是護在應詠希的身旁。

        大廳里頓時鴉雀無聲。

        應詠希站著,嘴里嘗著血腥的味道。

        牧華弘一步步走過來,遲疑幾秒后從她身邊經過,她就像完全沒看到他這個人一樣,一動不動,連臉上的表情都沒有變化。

        牧華弘深深地看她一眼,他擔心她把所有的事說出來,可她現在就像徹底忘了他一樣,他又不舒服。

        半晌,牧華弘才在一旁的單人沙發上坐下來,勾唇一笑,“怎么了這是,這么多人圍著,誰惹老爺子不高興了?”

        他的聲音低沉,透著與己無關的冷漠。

        “……”

        應詠希站在那里,面對蘇美寧和牧家人都無畏的臉,血色逐漸消失。

        他做這么多,利用完她這么多,還要親眼來看自己的收成么?

        他就這么篤定她不會出賣他么?

        他就不在乎他的齷齪手段大白于天下么?蘇美寧跪在地上,抹著眼淚,楚楚可憐地道,“父親,我知道您貴人事忙,我是牧家的大夫人,原本華榮身邊一些個鶯鶯燕燕當然是我自己解決,可是您不知道現在這事有

        多嚴重。”

        牧子良冷冷地瞥她一眼,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我直到前些天才知道,原來華榮被這個狐貍精迷得神魂顛倒的事牧家上上下下都知道了,只有我一個蒙在鼓里,華榮為她天天往小妹那邊跑,影響惡劣至極。”

        蘇美寧哭著說道,“這也就算了,這狐貍精同時還勾引二弟,下人們多次聽到他們兄弟兩個為這女人爭吵不休。”

        不得不說,蘇美寧找的這個點很準,她要弄死狐貍精,這個理由簡直太好了。聞言,牧子良冷冷地看向牧華康,牧華康坐在那里,眉頭蹙了蹙,他還沒說話,一旁的連蔓看向蘇美寧,微笑著道,“大嫂,可能是下面的人亂嚼話,華康和應詠希沒什么的,反倒是我找她的時間還多一些,我挺喜歡看她跳舞的。”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bzed.tw
    安徽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