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讀書 > 都市小說 > 總裁老婆很傲嬌 > 正文 一百七十三章 逸言爆發
        最快更新總裁老婆很傲嬌最新章節!

        “你想換心,然后控制我寄宿的身體?”

        嘎!

        聽到這話,黑面具男身體一顫,面具下的瞳孔閃過一抹厲芒,緊接著黑氣瞬間噴薄而出。

        旁邊白面具女人反應快速,黑氣出現的瞬間白氣也同時出現,一個太極突然瞬間形成,直拍祖龍而去。

        “吼!”

        祖龍血色瞳孔綻放邪光,黑霧身體快速翻騰,口中嘶吼一聲,聲波直沖而出。

        黑塔震動,空中太極瞬間炸裂,黑白二人身體倒飛而出。

        五行罰使一同退后,逸言的身體掉落地面,意識消散生死不知。

        “混沌封印!”

        黑色面具下的男人大吼,緊接著五個罰使靈氣蓬勃而出,全部聚集到黑面人身上。

        黑面人張開雙手,白面人立刻上前與他相握,四手接觸的瞬間混沌之漩渦憑空而顯。

        “混沌!”

        祖龍微微驚訝,黑氣形成的身體不停被混沌漩渦撕扯,但那雙血紅的雙瞳并沒有一絲畏懼,反而全是嗜血瘋狂。

        “吼~”

        口中再次嘶吼,聲波形成實質在空中蕩起一層漣漪,漣漪蔓延帶起空間震7動,裝著逸言心臟的盒子從黑面人懷中調出,瞬間飛入祖龍口中。

        五行罰使和黑白人臉上的面具破碎,露出一張張傷痕遍布的驚恐臉龐。

        “陰陽顛倒。”

        祖龍開口說話,雙曈饒有興趣的看著口吐男音臉卻是女人的黑面人。

        沒錯,剛才一直用男音開口的黑面人的確是個女人,而一直沒有說話的白面人卻是一個男人。

        太極中白屬太陽,黑屬太陰,但這這兩人身體雖然與太陽太陰相和,但身體里面的意識卻是與性別相反。

        “全力!”

        黑面人再次開口,混沌漩渦瘋狂轉動。

        祖龍眼中不屑,黑霧形成的身體快速翻滾,直接向著對面的七人沖去。

        “封!”

        七人一起大吼,混沌漩渦盤旋而出,如同黑洞一般向著祖龍罩去。

        混沌等同于本源,是天地萬物最初始的模樣,它可造就一切,也可毀滅一切。

        “吼~”

        祖龍嘶吼,不知是不是因為自負,它毫無避讓的與混沌漩渦對抗,身體直接鉆入其中。

        “收!”

        黑面人再次大喝,后面眾人立刻回收靈氣,退出三米。

        靈氣收回,混沌漩渦瞬間消失。

        眾人互相對視,不知道算不算是又把祖龍封印了。

        “走。”

        黑面人揮手,黑塔瞬間消失,幾人也快速向著遠處逃去。

        黑塔消失,逸言的身體如同被人遺棄的玩偶一般凄慘的躺在地面,表面一切正常但體內卻是一片雜亂,血管和心臟全然不在。

        “吼~”

        一聲龍吟突然出現,緊接著混沌漩渦消失的地方開始出現一陣陣漣漪,空氣震動仿佛有什么即將破空而出。

        “咔擦!”

        碎裂聲憑空出現,緊接著空氣如同鏡面一般出現裂痕,一道道黑暗氣息不停滲漏出來。

        “無知蠢貨!”

        罵聲響起,空氣隨之碎裂,一雙血曈伴隨著黑氣龍身重新出現。

        他看了看四周,見到黑塔和幾人已經不見后來到逸言的身體上空。

        龍口微微一張,黑色盒子再次出現,逸言的心臟飄出。

        祖龍口吐混沌之氣,包裹著逸言的心臟轉入他的身體之中。

        “混沌體,不比我真龍之身差。”

        話音落下,霧狀身體一閃,直接鉆進了逸言體內。

        ?他剛進去不到一秒,空氣中紅霧突然出現,冷傲不凡的九公主憑空出現,一根潔白的手指直接點在逸言的眉心。

        手指落下,逸言的痛苦突然睜開,邪光綻放中祖龍那猙獰恐怖的聲音響起:“九公主!”

        九公主微微低頭,眼神冰冷的看著那雙血紅的瞳孔,目無表情的開口說道:“祖龍,好久不見。”

        祖龍雙眼含怒,嘶啞的喊道:“你想干嘛?”

        九公主緩緩抬手,逸言的身體也隨之飄起,但腦袋一直沒和九公主的手指分開。

        “這是我的丈夫,他將來的氣運很差,我壓制不了,麻煩你在他體內幫他一段時間。”

        話音平靜,看似商量但語氣中卻全是不容抵抗的霸道。

        “你的丈夫!”

        祖龍的語氣中全是震驚和不敢置信,不相信這種恐怖的存在居然會和凡人一般婚嫁,而且還是一個小孩子。

        九公主不理會他的震驚,語氣冰冷的說道:“我當你同意了。”

        話音落下,她指尖一道血液滴出,落下之后在逸言的眉心形成一顆朱砂紅點。

        “我沒有同意!”祖龍大聲嘶吼,話音中全是急切和憤怒。

        九公主對他的聲音置之不理,朱砂紅點消失后冷聲說道:“你若敢傷他神魂,我要你魂飛魄散。”

        話語冰冷霸道,仿佛祖龍不同意的話她下一秒就會直接動手。

        祖龍瞬間不敢說話,但雙瞳中的神采卻暗藏殺機,仿佛只要九公主不經意轉身他就會暴起出手。

        九公主知道他的想法,微微沉吟后說道:“你在他體內十年,十年后,我幫你重塑肉身,助你報元鳳麒麟封印之仇。”

        祖龍沉默不語,似乎對九公主開出的條件很心動。

        九公主見狀繼續說道:“把他的神魂放出來,要不然后果自負。”

        “哼!希望你能說到做.....”

        “陰陽鎮!”

        祖龍話未說完,黑面人與與白面人突然出現,兩人共舉一個黑白太極,縮地成寸悄無聲息的施展,眨眼就到九公主兩米外。

        九公主鎮定自若,雙手微抬時一輪血月出現背后,口中冰冷嘲諷道:“早料你們不會罷休。”

        話音落下,血月高速轉動,陰陽太極亦是如此,兩者無形對抗,四周山石飛濺,黑白太極如同黑洞一般吞噬著眼前的一切事物。

        “九公主好算計,為了得到祖龍居然舍得讓自己的丈夫承受挖心刨腹之痛。”

        白面人出言嘲諷,希望能打亂九公主心智。

        九公主雙眼冰冷,毫無動容,雙掌輕抬中地上的逸言突然睜開雙眼,一片血紅中不知道是祖龍還是逸言醒來。

        “為什么?為什么?”

        喃喃低語從逸言口中發出,瘦小的身體慢慢從地上爬起,血紅嗜血的雙眼慢慢抬起,掃在黑面人和白面人身上時讓他們忍不住心生畏懼。

        “祖龍的力量!寄宿成功了!”

        一只未說話的白面人開口,男人的身體里面發出尖銳女音如同幾百歲一般蒼老。

        “為什么要那什么對我?為什么從?”

        逸言低語前進,瘦小的身體抵抗著陰陽太極的吸力慢慢前進。

        “陰陽五行起,初始混沌生。”

        黑面人大喝,五道靈光飛起,化作點點星芒混入太極之中。

        無形混入,太極眨眼變為混沌,無邊黑洞再次出現。

        逸言步伐堅定,絲毫未受混沌吸力影響。

        “封!”

        黑白二人大喝,混沌漩渦如同天穹落下。

        “吼~”

        逸言口中發出一聲龍吟,聲波震蕩如同漣漪擴散,山石觸之即碎,塵土飛揚中猙獰龍頭悄然形成,無聲嘶吼中直沖混沌漩渦而去。

        塵土飛揚,龍頭仰天長嘯,空間顫抖,混沌漩渦如同畫面一般瞬間碎裂,兩秒后如同破碎鏡片一樣掉落對面。

        “不可能!”

        黑白面人驚呼,不敢置信的看著慢慢走來的逸言。

        一招勝負,生死決出。

        “初始混沌,豈是你等可以掌握。”

        不遠處的九公主冷冷開口,話語中全是對黑白面人的不屑和嘲諷。

        混沌漩渦消失,逸言瘦小的身形突然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在黑面人身前。

        “退!”

        白面人驚呼,閃身來到逸言前面準備幫黑面人抵擋攻擊。

        逸言小手前伸,抬手間黑云翻涌,空間碎裂,眨眼就將白面人的脖頸抓在手中。

        右手輕輕抬起,黑氣附著而上,三秒后黑色龍爪出現,黑皮堅韌,紅光縫漏,仿佛流淌著巖漿的火山石。

        “祖龍爪!”

        黑面人驚呼一聲,腳下縮地成寸瞬間向后邁出,想要逃跑。

        九公主背后紅月旋轉,漫天血霧襲卷而出,黑面人四周的空間瞬間便被凍結,任他如何施展縮地成寸也無法前進半分。

        白面人落于逸言手中,祖龍黑氣纏繞后身體無法動彈,僵直的看著逸言將祖龍爪伸向自己。

        血曈瘋狂,逸言沉默不語,五爪慢慢落到白面人脖頸。

        “噗~”

        尖爪入腹,白面人口中慘叫,逸言抬頭看了看他的痛苦表情,說道:“很疼吧,我之前比這疼一百倍。”

        他話音隨意,表情和善,如同老友聊天,但那只猙獰龍爪卻是狠辣異常,刺進白面人腹部后猛的抽出。

        血肉飛濺,一截斷腸被出現龍爪之中。

        逸言低頭看了看,然后將斷腸抬到白面人眼前甩了甩。

        斷腸搖擺,血液和不明液體飛濺,落在白面人因為驚恐和痛苦扭曲成團的臉上。

        逸言看著白面人的扭曲臉頰,日若有所思的問道:“看到自己的器官握在別人手里是什么感覺?是不是很妙?”

        白面人不語,逸言表情變得不賴煩,握著他脖頸的手微微用力,白面人都嘴巴不受控制的張開,痛苦的慘叫和粗重喘息情不自禁發出。

        “或許你可以嘗嘗自己的味道!!”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bzed.tw
    安徽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