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讀書 > 都市小說 > 薛皇后 > 第六百四十五章 不勝造浮屠
        ,最快更新薛皇后最新章節!

        不告訴劉靈毓,家老卻不是個睜眼說瞎話的人,可不知道究竟說什么好了,就扎煞手站在原地,看到家老這模樣,劉靈毓似乎明白了一般,“原來是如此,你也莫要說了,一切的事情,你不說只怕我也都明白。”

        “忙去吧,他需要你,你也勤謹點兒。”

        “是,是。”家老連連點頭。

        帝京里,沈沐陽蘇醒過來,但就身體虛弱的程度去說,現下的沈沐陽是不具備到乾坤殿里,給劉澈審查身體的本能,他也是剛剛醒轉過來,腦袋還天旋地轉呢。

        薛落雁此刻和云縭過來看望他,衛可期將那毒針拿起來,說道:“這上面是毒箭木的毒,這種毒的解藥是……金釵!白虎蛇舌草以及重樓,重樓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叫七葉一枝花。”

        “現下,”衛可期掐指一算,距離暗殺已經過去了大半天的時間,而裴臻那邊卻還沒有絲毫的消息傳過來,那至少說明,還沒能將兇犯給捉拿歸案呢。

        也就是說,那人現在因為某種原因還在逍遙法外,但就他去觀察,其實那也沒有什么,畢竟,事情處理起來,未嘗就那樣麻煩,至于那兇犯為什么在外面,他也不知道究竟那兇犯得到了什么庇佑。

        “金釵?”薛落雁奇怪了,驚異的目光看向衛可期,衛可期點點頭,說道:“娘娘,這金釵可不是頭頂用的金釵,這金釵是一種藥。”

        “我知道了。”薛落雁點頭,給了高成一個眼神,高聲上前來,站在薛落雁身邊,薛落雁就著八仙桌,鋪開一張紙,寫出來那三個中草藥的名字,并且在“金釵”下,有了批注。

        看到這里,高成已經基本上明白了。

        “就這些中藥材,花點兒錢給全部都買回來,現在,務必從速去做,到內務府去支取銀兩,莫要讓他們捷足先登了,我倒是要看看究竟那人沒有離開這解藥,會折騰個什么模樣。”

        薛落雁這一招,是要斷了那個人的生路,云縭看薛落雁這模樣,輕柔握著薛落雁的手,說道:“何不就按圖索驥呢,今日,在帝京外,一次性買這樣三種藥材的人,一定也寥寥無幾。”

        “我知道,”薛落雁握著云縭的手—“娘娘,此人聰明絕頂,他如果讓一個小孩兒從東家去買金釵,西家去賣白花蛇舌草,另外一家去買七葉一枝花,然后拼湊起來,您想一想,這也還是我一個猜想罷了……”

        “其實,想要折騰我們,他的辦法是多種多樣的,現如今,裴將軍已經在帝京搜尋了,想必,很快會有眉目的,倒是我這種方法更穩妥點兒。”薛落雁說。

        “這樣想來,也是。”云縭認可的點點頭。

        薛落雁這邊的命令下來,一層一層的去辦事情,等銀子從高成手中拿著,等命令通行到帝京的時間里,那沈沐陽指甲的藥鋪里,家老卻已經將這三種中草藥給買到了。

        因此,家老和高成擦肩而過,甚至于,家老走的比較急,還撞在了高成的身上。

        這高成,雖然在皇宮里,時常看起來頤指氣使的,但在外面,這高成卻是個一團和氣的人,明明是家老橫沖直撞過來,撞在了高成的身上,但高成看到家老一個后仰,倒在了地上,卻立即上前去攙扶家老。

        因看到家老手中提著用桐油紙包裹起來的藥材,立即道:“抱歉了,是我一個不小心。”

        “沒……沒事呢,大爺。”家老也是一團和氣,將高成遞過來的藥包撿起來拍一拍,那藥包原本也還結實,但落在地面上,卻不成模樣了,碎裂了開來,甚至于, 里面的藥材都灑在了地上。

        “哎呦,真的是不好意思了呢。”

        “這沒有什么,沒有什么的。”看到地上有藥材,高成幫助家老將這藥材給撿起來,放在了家老的衣袖里。

        “你家里有病人呢,急三火四的模樣,卻吃我這一撞,是我走路不長眼睛了。”高成連忙給家老作揖,家老看到高成給自己作揖,這一驚,卻也是非同小可。

        畢竟,已經很多年了,家老卻從來沒有讓人這樣禮遇過,更兼,眼前的高成,可是連一丁點兒太監的模樣都沒有的,因看到高成給自己這般的行禮,家老哪里有不恐懼的?

        “我的爺臺,都是小人不小心,這卻和您有什么關系呢,倒是弄得您是身上臟兮兮的。”家老又是去給高成拍一拍衣裳,高成粲然一笑——“大可不必,大可不必呢,你家里既然有病人等著你,你回去就好,后會有期了。”

        “后會有期。”家老對著高成作揖,兩人離開了,后面的太監靠近高成,因問道:“您可沒事吧,廠工。”

        在西局里,是將領導人叫做廠工的,高成道:“我能有什么事情,難不成咱家是豆腐渣不成?”

        “倒也不是,在帝京里,誰人在您身邊敢這般橫沖直撞的,但在這里就不同了,您看看他們,這群人簡直要無法無天了。”這太監原是為高成打抱不平。

        “卻也沒有什么,你也莫要如此說。”

        “我明白。”兩人到前面去了,今日,高成是地地道道的簡單衣裝,和一個正常人是沒有什么區別的,兩人也在外面為搜查刺客而盡職盡責。

        其實,裴臻搜查的范圍是比較寬廣的,將整個人帝京都盤查起來了,以至于帝京里的人,看到裴臻都有那么點兒惶恐。

        但高成和裴臻的意思不同,就高成去觀察,那受傷的人蘑固然是比較能跑,但說起來,有什么了不起的呢?畢竟已經受傷了,只怕,目前躲在誰人的家里也未可知呢。

        所以,高成的人和裴臻的人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概念,高成帶著小太監在這附近的小巷子里穿梭往來,人人你來我往,念頭都是比較復雜的,唯獨沈沐陽這個別院里,人們還是如常一般的往來。

        正是因為這種模樣,反而是不會讓人懷疑了。

        而此刻,帝京里,將這刺客的面容已經畫影圖形,發下來了海捕文書,只要有人將這刺客的線索給提供出來,光賞銀就六百兩,除了這個,還有一種,只要將這人抓起來的,賞銀就一千兩。

        這賞銀,會伴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去增加的,所以,有那好事者,也到處搜查起來,一說那刺客是偽裝成了乞丐的,倒是帝京里的乞丐一一都遭殃了。

        不到午后,外面伺候的太監就進入了養心殿,今日,因劉澈未必能起來批閱奏疏,這些事情,只能落在薛落雁和云縭的頭上,云縭又是懷孕了,一個懷孕中的女子,如何就能這般的操勞呢?

        因了這個,其實大部分的事情,到底也還是薛落雁一人的,薛落雁卻也不著急,之前是如何操作的,今時今日還是如此。

        薛落雁明白,很多的事情,都是從自己的不小心中醞釀出來的,既然如此,那不小心的狀況也就多了。

        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云縭嫣然一笑,將一杯茶遞給了薛落雁,薛落雁看到云縭起身連忙去接茶。

        “我的好姑奶奶,您可是金枝玉葉的皇后娘娘,您都懷孕了,您能陪伴在這里,我已經很開心了,莫要如此這般。”薛落雁握著茶盞,唏噓不已,云縭啊云縭,你我都是自家人。

        既然都是自家人,這樣又是何苦來哉。

        “我是不中用的很了,想要幫助你落雁,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看到你一個人處理這些個堆積如山的東西,我也愛莫能助,陪伴在你身邊,卻連端茶送水這些微的小事情都做不好,卻又要做什么呢?”

        云縭這樣說,薛落雁聽到云縭這聲音,不禁噗哧一笑,將那一盞茶喝了一個干干凈凈。

        “你去休息休息,你在這里,既然不能幫忙,卻也不好在這里,到底是徒亂人意的模樣,不如去了吧。”薛落雁一邊說,一邊看向眼前的女子,云縭點點頭,面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痕。

        “我如何就能休息呢?”

        “你就在這養心殿里休息休息,什么事情都不要擔心,美滋滋的睡一覺就好了。”薛落雁盯著云縭看,云縭點了點頭。

        看到云縭躺在旁邊的云榻上休息,其實薛落雁也知道,云縭的心一定是很復雜的,薛落雁繼續觀看奏疏,對批閱奏疏這種事情來說,薛落雁四種奧衣襟得心應手了。

        多年之前,劉泓做帝王的時間,就準允了薛落雁在養心殿行走的權利,那時節開始劉泓就手把手的教授薛落雁,究竟什么奏疏應該怎么樣去處理,究竟這奏疏里里的內容應該如何去處決與判斷。

        薛落雁對批閱奏疏是辯才無礙的,現如今,已經很多年沒有批閱這東西了,今時今日,能在一起將奏疏握著,是薛落雁很感覺不可思議的事情。

        薛落雁手中的奏疏雪片一般的到了旁邊,她盡量讓自己不要胡思亂想,其實批閱這些東西是很無聊而枯燥的事情,因了這無聊與枯燥,薛落雁倒是腦海中浮現了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

        這些東西,都是讓薛落雁感覺膩煩的,薛落雁又想,這也是劉泓的作息時間,那么,在這作息時間表里,劉泓也一定是在做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事情了?

        因了這思想的蔓延,薛落雁倒是感覺,自己在千里之外能和劉泓做一模一樣的事情,是薛落雁感覺很幸福的,而這種讓薛落雁能切切實實感覺到的幸福,是很可觀的。

        薛落雁手揮目送,左邊的奏疏很快就到了右邊,而右邊已經堆積起來,好像小山丘一般。

        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bzed.tw
    安徽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