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趣閣讀書 > 都市小說 > 階前暮雪深 > 第五十章 知府之死
        ,最快更新階前暮雪深最新章節!

        姑蘇城里出了一樁大奇案。水利工程即將竣工之時,功臣之一的當地知府竟然離奇死亡。王陽關前一日在衙門才與他見的面,他還邀約王陽關到他府里飲酒,不料次日就出了這樣的事情。

        王陽關先是震驚,沒想到自己眼皮子底下竟然會出這么檔子事,第一時間便趕了去。驗尸的仵作驗了半天,也只得出懸梁自盡的結論來。

        但是傻子也不會相信,一個馬上要大功告成,準備接受封賞的朝廷命官,怎么可能在這個節骨眼兒上自盡?

        “你去驗驗。”王陽關對跟隨在旁的暮雪道。

        暮雪有些怕死人,硬著頭發走上前去,輕輕拉開裹尸布,見那知府老爺眼睛還睜得老大,嚇得一轉頭。

        轉頭,就是王陽關那張公事公辦的臉,她只好又轉了回來,慢慢蹲身,將那知府死不瞑目的眼睛撫平了,這才敢去細細觀察。

        她隨沈鐘行醫多年,知道從死者的尸斑上能分辨出個大概死因,雖然知府老爺脖子上有勒痕,但那尸斑位置卻不像是上吊死者的位置。

        “瞧出什么來沒有?”

        王陽關驀然出聲,她正撩開死者衣裳看呢,被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哎呦你要嚇死我!”

        情急之中,也沒了禮數,王陽關也沒在意,一把將她拉起來,問道:“可有什么發現?”

        “知府老爺不像是懸梁自盡的,而應是中毒身亡。”暮雪道,“不過這中的是什么毒,還得用針試試。”

        她說話間取出自己的隨身帶著的藥箱,取出針來,扎入死者皮膚,探出一看,果然有淬毒。

        “可知是什么毒?”

        暮雪細看了許久,皺眉搖頭:“所呈之色,與平常中毒的紫紅似乎有些不同。或許是我才疏學淺,從未見過。”

        “行了,蓋上吧。”王陽關匆匆吩咐,轉向后院去了。

        暮雪跟在他身后,進了后院,遠遠就聽見一群女人的悲傷的啼哭之聲。這知府是個風流人物,除了正室夫人,還納了七房姨太太,正在一齊給他哭喪。

        正室夫人姓鄭,王陽關先去向她表示慰問,當家主母端莊持重,雖然悲痛,禮數卻沒有忘,連忙請他們坐下。

        “我們老爺死得不明不白,還求您一定查個清楚。”鄭氏道了個萬福。

        “尊夫人節哀。”王陽關扶起她,鄭重道,“本座一定竭盡所能。”

        鄭氏點了點頭,目光掃了掃哭得快沒氣兒的幾位姨娘,道:“這是督公大人,還不快來拜見!”

        主母發話,鶯鶯燕燕這才如夢初醒,紛紛跪倒在地上:“給督公大人見禮。”

        暮雪一個個地看去,幾個姨娘皆是年輕貌美,梨花帶雨,不禁感嘆她們也是可憐,大好的青春年華就守了寡。

        不過她倒也沒忘記觀察,跪在最后面的姨娘似乎與旁人不同,雖然也在哭,但是眼睛未紅。

        這時鄭氏正好介紹到她,原來她是春香樓里的頭牌,名喚紫婉,才被知府老爺贖身納妾不久。

        暮雪會意,怪不得了,才入府不久,感情自然也沒那么深。

        “府里的人都排查過了,沒什么可疑的跡象,老爺的膳食里也沒有什么不妥……”鄭氏滿是疑惑,“妾身實在不知如何查起,只有仰仗督公了。”

        從知府府中吊唁出來,王陽關沒有乘轎子,而是與暮雪慢慢步行回去。

        “你怎么看?”

        “死者身上并無傷痕,除非還有沒發現的針眼,否則一定是食物中毒所致。”暮雪道,“府中的膳食或許并非沒有問題,只不過兇手毀了證據。”

        王陽關道:“那從何查起呢?”

        暮雪道:“我混說的,要是錯了,您別怪我。”

        “那是自然。”

        “方才我聽知府夫人說,那姨娘是剛從春香院贖身進的府。”暮雪猜測著,“知府老爺還很寵愛她,近來連日宿在她房里,或許她下手的機會更大一些。”

        王陽關也是這樣想的,轉身便入了另一條叉路,暮雪有些措手不及:“現在就去春香院?我也是隨口一說的,未必就對。”

        眨眼間,他已帶著她三兜五轉,走到了春香院所在的巷子前。暮雪為難道:“上次我男扮女裝才進的春香院,今日,怕是進不得了。”

        王陽關稍一思索,便道:“你我假扮夫妻吧。”

        “啊?”暮雪嚇得不輕,往后退了幾步,慌忙擺手,“這樣不好吧。”

        “姑蘇知府是朝廷大員,做事很得我心,無端慘死,我必要查個水落石出不可。”王陽關咬牙切齒,“再說,我才答應他家夫人的話,豈能食言。這是命令,由不得你。”

        迫于他的淫威,暮雪只得答應。進了春香院,老鴇一見暮雪就有幾分眼熟,上下打量了她半天:“你怎么?”

        暮雪突然一把挽住王陽關的手臂,朝老鴇擠眉弄眼:“這是我相公。”

        老鴇好像有些明白了,上次她是女扮男裝跟著另一個男人來的,恐怕不愿相公知道。

        “可是我們這里不接待女客。”

        “哎呀,您行個方便嘛。”暮雪塞了幾兩銀子到那老鴇手中,“我相公要納妾,我聽說你們這里姑娘不錯,想著買一個回去。我相公他眼光不怎么樣,別明兒給我帶了個不聽話的回家,這才親自來給他挑挑。”

        老鴇心想這夫人心可真夠大的,竟然還親自到窯子里來給丈夫挑小妾來了。但是有生意做,為何不做,看他們出手闊綽,沒準能和知府大人一樣出個高價。

        知府買紫婉,可足足出了七百兩銀子的大手筆呢。老鴇想到這里,嘴角不禁上揚,笑著將他們迎了進去,親自上茶。

        暮雪接過茶水,有意無意地問:“聽說前一陣,知府老爺買了你們一個叫紫婉的姑娘?”

        一說起這個老鴇就開心:“是啊,我們這里的姑娘不比別處,容貌身段兒個個兒都是拔尖兒的,您說想要什么樣兒的,我保您滿意。”

        暮雪看了一眼王陽關,故作失望道:“我相公就喜歡紫婉。”

        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bzed.tw
    安徽11选五